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春节的习俗:二十四,扫房子

2018年02月11日 11:07 来源:胶东在线

二十四,扫房子

  胶东在线市民记者 史春桦

  “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房子。”小年饺子的醇香还留在嘴边,腊月二十四已悄然而至了,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前日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银光,难得的好天气,真是年底大扫除的好日子!

  我喊来儿子,开始布置任务。儿子负责擦窗,我做他的副手,帮着换水、递抹布。儿子愉快地接受任务,撸起袖子干起来。他先把窗框内槽里的灰尘清理干净,然后开始擦玻璃,湿抹布先擦一遍,用小刮子把水刮干净,再用干抹布擦干,第一遍擦拭完工。细看哪个地方有瑕疵,进行重点擦拭,湿布、干布轮流上阵,再后退几步,换个角度看一下,有不满意的地方继续清理,直到玻璃干净无暇的呈现在面前,才算完工,然后继续下一扇玻璃的擦拭……

  看着儿子干得有板有眼,有条不紊,我不禁感叹,孩子真的长大了!去年擦玻璃的时候还需要我在旁边指点,帮着清理现场,而今年我完全可以当甩手掌柜,坐着享受这份幸福,原来每年让我头疼的擦玻璃,终于变成一种小幸福、小感动了!

  看着儿子忙碌的背影,思绪回到我的童年。小时候,我的家在农村,住的是平房,窗子是木头做的框,每一扇窗门又被分成几小格,装上玻璃,整扇窗由十几块小玻璃组成。那时候的腊月很冷,早晨窗玻璃上经常结了一层厚厚的霜花,我和弟弟趴在窗上,看着霜花,有的像松树,有的像小山,有的像白云……我们会把鼻尖贴在玻璃上,感受那种冰凉,或是用嘴哈气,让霜花融化,或是用指甲在霜花上画画……总之,小小的霜花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乐趣。腊月里,母亲会选一个比较暖和的天气,进行年底大扫除,那可真是大扫除,把家里能搬动的箱子、柜子等等家具搬到院子里,父亲和母亲从天棚开始角角落落进行清扫,窗帘、床单、被套、脏衣服通通洗干净,照母亲的话说,过年时家里是不允许有脏衣服存放的,里里外外、角角落落都要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以迎接春节的到来。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擦窗,等到9时左右,温度升高了,玻璃上的霜花开始融化了,我便开始拿着抹布、报纸擦窗了,一扇窗擦完了,再擦另一扇,干得热火朝天的。

  现在父母已经搬到城里,住进了楼房。前几天回家,我想帮母亲打扫卫生,没想到家里窗明几净,母亲说:“我们现在还能干,等真的老的不能动了,再帮着打扫吧,回去把自己的家好好打扫打扫。”母亲今年已经70岁了,父亲也68岁了,他们是非常自律的人,能不麻烦儿女的,尽量不打搅我们。前几天我陪父亲到医院复查,父亲感慨道“现在我自己到医院都不知道咋办了。’语气里充满了让我请假陪他看病的不安和无奈,现在医院的网上预约、自助取检查结果以及各种检查,东奔西跑的,有时候我都晕头转向,更何况父亲。“没事的,有我们呢,放心吧。”我安慰道,小时候父母为我们奔波,现在该是我们回报他们了!在父母眼里,我和弟弟永远是孩子,时刻牵挂着我们。知道我要回家,母亲特意蒸了一锅年糕,要我带回家,嘴里念叨着,“过几天再蒸一锅给你弟”。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背有些驼了,鬓角的白发那么醒目,心里隐隐的痛,咬一口小米糕,甜丝丝的……

  “终于完工啦!”儿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看着无比透明的玻璃,家里变得亮堂了许多,心里也明朗起来,干净明亮的家预示着扫去一年的烦恼,让人心情愉悦的迎接新的一年、新的生活,这就是“二十四,扫房子”的含义吧。

  我在家里忙碌着,就像小时候母亲那样的,角角落落、里里外外,扫房子,一代一代,延续着亲情,见证着成长,演绎着幸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