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央行: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合理的住房需求

2018年03月10日 07:33 来源:新华社

  3月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传统纸币硬币

  未来或将不复存在

  在回答“如何看待未来数字货币的应用前景”这个问题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数字货币的发展有技术发展上的必然性,未来来讲可能传统的纸币、硬币这种形式的东西会逐渐缩小,甚至有一天就不存在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周小川说,人民银行在三年多以前就开始组织了关于数字货币的研讨会,随后成立了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最近的动作是和业界共同组织分布式研发,依靠和市场合作的方式来研发数字货币。2017年,人民银行组织了数字货币与电子支付的研究项目,经过国务院正式批准,目前在组织大家推进。

  周小川表示,大家可能也在市场上看到数字货币在某些方面引起很多议论,也出现很多风险,价格出现很多波动。主要是有一些技术应用没有专注于数字货币在零售支付方面的应用,而跑到了虚拟资产交易方面。虚拟资产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也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

  所以在整个过程中,不必太着急,稳步研发,有序进行测试,把握住方向,要强调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一种产品。刚才给大家介绍了现在的研发计划,在研发到一定程度会进入到测试阶段。

  房贷利率仍处于

  比较低的水平

  在回答“住房信贷政策会有什么新的变化”这个问题时,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今年1月份,个人住房贷款同比增长21.4%,人民币各项贷款整体贷款增长13.2%,个人住房贷款比整体贷款的增长多了将近10个点,仍然可以满足市场的合理需要。个别的银行在个别的时段由于资产负债匹配方面的问题,出现了放款的时间可能会有所延长的情况,潘功胜认为是有可能的。

  潘功胜说:“关于住房贷款利率的问题,的确,房贷利率是略有上升。但大家从稍微长一点的周期来看,它仍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在这方面,人民银行会督促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对住房贷款执行差别化的定价,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

  关于房地产金融风险问题,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长期以来一直坚持审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上良好,房地产金融风险是可控的。据了解,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不到1%,含政策性银行的整体银行业的不良贷款1.85%,除掉政策性银行为1.74%,显然房地产贷款不良率的水平好于整体贷款的不良率水平,其中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只有0.3%。

  同时,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也关注到个人住房贷款、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可能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会有一些风险,这些都在密切关注。

  全球低利率

  或逐渐告一段落

  有记者提问:“2017年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中国非金融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上升0.47个百分点,企业融资成本的上升是否会影响经济发展?在高借贷成本可能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今年央行是否仍将跟随美联储脚步提升利率?”

  周小川表示,全球经济在金融危机中经过这么多年艰难曲折的复苏,终于在全球多个地区都出现了复苏的迹象。因此,很多重要国家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宽松慢慢退出,这意味着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告一段落。

  周小川说,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增长方式也在转变,从过去追求数量型增长转向追求高质量增长。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在追求质量型增长时,就有可能减少过去大量依靠资金支持的这种增长方式。所以,实际上整个中国经济体里的广义货币这个池子里的钱可以用得更有效率,一旦用得更有效率以后,也并不见得资金就紧张。

  会上,易纲在回应今年央行是否跟随美联储提升利率的问题时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进行综合考量。易纲表示,跨境资金流动是比较平衡的,在这方面要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平稳的可兑换,同时也要防范风险。

  已进入稳杠杆

  逐步降杠杆阶段

  有记者提问说,中国的债务水平缓慢上升,如何评估当前的债务风险?关于中国整体的债务情况,周小川指出,债务增长较快的情况现在已经平稳下来,已经进入了稳杠杆的阶段,甚至是说广义货币的增长已经低于名义GDP的增长,也就表明,在总量上进入了稳杠杆和逐步调降杠杆的阶段。

  周小川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观察不同的指标,其中有一条是央行和监管机构共同压缩了“影子银行”的业务,在压缩“影子银行”业务的同时,可能有一部分“影子银行”就回归到银行体系的表内业务。因此,不同的债务融资的增长速度是不一样的,大家应该看到,现在已经进入到稳杠杆和逐步降低杠杆的阶段。“这个趋势还是很明确的。”

  (综合新华社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