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问政烟台】第七期(四)农村看病有多难

2019年08月13日 22:03

  【主持人】为了解决农民看病就医不方便,不放心,不满意的问题,按照乡村医疗卫生一体化改革的要求,每2.5公里范围内,就要建设一个村级卫生室,然而,问政记者调查发现,在我市农村一些地方,至今没有建立起这样的标准化卫生室,还有一些乡镇,虽然按照规定设置了卫生室,却是缺医少药,成了摆设。请看问政记者的调查。

  【正文】在蓬莱市村里集镇,黄泥沟、大柱、小柱、巩家庄是四个相邻村,全长超过五公里,按照要求,2.5公里的服务半径内,应该设有标准化的卫生室,然而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眼前这个裸露着红砖的小土房,就是黄泥沟村民口中的卫生室。坐诊大夫告诉记者,自己曾是这里的赤脚医生,由于超龄,没有取得乡医证,本来不应该行医,但村里没有建立标准化卫生室,他这个私人诊所就承担了黄泥沟村及其周围几个村的医疗保障工作。

  【同期】

  我这是不想干了,岁数太大,但是因为村里这地方,你要不干,就太偏僻了。

  【正文】这里是与黄泥沟相邻的大柱村,村民表示,大柱村看病还算方便,有两个卫生室。那这里的卫生室条件又会如何呢?

  【同期】

  你这是个卫生室还是个药店?

  药店。

  【正文】村民们所说的卫生室,实际上就是赤脚医生家里的杂货间。

  【同期】

  你这还能打针吗?

  能。

  在哪个村有?

  王各庄有。

  离这儿有多远?

  八里地。

  【正文】那么,大柱村的另外一个卫生室,又是怎样的呢?

  【同期】

  拿点药?

  嗯?

  这不是药店吗?

  药店。

  合作医疗是在这?

  你买什么?

  买点拉肚子药。

  找我,我就干。

  你就干?

  我干这个。

  【正文】一位自称是乡医的村民,指引记者到屋里拿药,记者看到,房间里到处堆满了杂物,这里既是大夫的住所,又是卫生室,还兼营着小卖部。

  【同期】

  这村儿就是俺有证儿自己干。

  合作医疗就是政府安排定点的村儿。

  大队得出多少个平方的房才能干,这些村儿都没有。

  俺村大队不提供房,私人自己在这儿干。

  【正文】小柱村的卫生室锁着门,不过显然,这里同样是个家庭诊所。随后,记者又到了巩家庄,这里同样也没有标准化卫生室。

  【同期】

  看病怎么办?

  上王庄(卫生室)去啊。

  那急病急灾的得跑那么老远吗?

  王庄离这有多远,十里地,五公里就是吧。

  【正文】这一路,问政记者走访了四个村庄,行径超过五公里,却没有找到一家标准化卫生室。

  【正文】标准化卫生室到底应该建成什么样?我们在海阳市二十里店镇梨园后村找到了标准答案。新改建的卫生室宽敞明亮,配备了诊断室、治疗室、观察室、药房,并且做到了四室分离,硬件上堪称典范。然而,高标准的卫生室有了,但是村民们看病难的问题却依然没有解决。中午11点,卫生室里空无一人,铁将军把门,坐诊医生去哪里了呢?

  【同期】

  你是大夫吗?

  我不知道大夫在哪?没有。

  没有?没有是什么意思?

  这儿没有大夫,那个出去了,开会去了。

  【正文】大夫不在,这位村民拿出钥匙,给记者拿了一盒药。既然不是大夫,那这位村民的身份又是什么呢?

  【同期】

  卖羊毛衫的那个,都是交给她拿着钥匙。

  那个女的吗?

  头发带点蓝色。

  对,有点胖。

  他就是拿个药啊什么的找他就行了。

  他懂吗?

  懂。

  那医生是谁?

  医生忙干书记,交给她了。

  我跟她拿点药什么的。那书记一般不在这儿?

  书记你们不知道吗?赶忙起来,搞关系什么的。包的沙河,还看沙河。一天到晚把书记就累死了。

  【正文】书记兼职村医,忙的不可开交,卫生室的功能简化成了药房,村民看病,只能与村医远程电话问诊,再到卫生室找人拿药,尽管观察室里摆着数张床,吊瓶架等设施一应俱全,但是这里已经两年不给打吊瓶了。

  【同期】

  没有时间打。

  你等上医院去打上二十里店医院去打。

  里店医院离这儿能有多远?

  十二里地。

  【正文】这里是海阳市朱吴镇北洛村的卫生室,时间刚到上午11点,这里也已经锁了门。村民告诉记者,周围所有村庄的卫生室,都只开半天门,不到中午,医生就回家了。

  【同期】

  冬天有感冒的来了都挨不上帮。

       那到冬天他就一上午一样,

        一年到头这么样。

  别的村也是一上午吗?

  都这么样,全海阳都这样。

  中央这不又广播方便农村治疗,这么样,不行,下面这儿不行。

  【正文】为了证实此事,记者又赶到了朱吴镇崖南头村的卫生室,果然,吃了个闭门羹。村民告诉记者,他们这的大夫,都是从朱吴镇卫生院下来的,不住村,常年都是半日制。他们有时得了小病,也依然要到五公里之外的乡镇卫生院就诊。

  【同期】

  早晨不到8:00不来,中午几点就回去了,11:00,也就11:00,三个小时。

  朱吴的卫生院,都是上一上午班。

  【主持人】请问包主任,蓬莱村里集镇,从黄泥沟村到巩家庄,长达5公里的范围内,没有一个标准化的标准卫生室,一些退休的赤脚医生,没有执业资质,却依然担任着村医的角色,这种行为是否允许?

  【包信勇】不允许的。

  【主持人】有乡医证的医生,在家里经营诊所,最基本的卫生条件都达不到,这种情况又是否允许?

  【包信勇】也是不允许的。

  【主持人】好,既然这两种情况都不允许,那么如何解决当地村民看病难的问题?

  【包信勇】这是我们的一个短板,在全国全省具有普遍性的,像我们烟台,6443个村,有2839个卫生室,如果按照标准来讲,2000人到4000人建个卫生室,但是不能超过5公里,我们现在还缺230个村,蓬莱这几个村可能在这个范围之内。再一个标准,卫生室有诊断室、治疗室等,海阳那个是比较规范的,卫生要求也是达标的,但具体情况我不了解。

  【主持人】我们刚才在片子里看到,蓬莱村里集镇巩家庄的村民看个病要走10里地,这种情况您掌握吗?

  【蓬莱负责人】我能想象到,具体我没去过。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新闻报道,如今蓬莱农民看病不再东奔西跑,这得益于蓬莱农村打造半小时就医圈,让30万农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医疗卫生服务,这条新闻是2009年发布的,我想当时蓬莱农民看到这条新闻是欢欣鼓舞的,那么十年过去了,半小时就医圈进展到哪一步了?蓬莱标准化乡村卫生室的覆盖面现在达到多少?

  【蓬莱负责人】按照省的和烟台的要求,没有配置2.5公里服务圈的今年年底一定要达标。

  2015到2019年,我们预算了下,我们蓬莱市整个乡医短短的五年减少了120人。下一步,政府有了统一安排,到年底以前,达不到2.5公里我们有个整体的考核。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海阳的情况,海阳朱吴的村民说,当地的村医,坐诊都是半日制,卫健委的金玲副主任,您是分管基层卫生健康的,请问,上半天班,是这样规定的吗?2.5公里的就医方便,只存在一上午吗?这种半日制的坐诊时间,如何保证村民的看病权利?

  【卫健委党组成员金玲】不是规定的。6月我们开展了一个活动百名专家下基层的活动,我们规定的是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到辖区没有卫生室的村庄巡诊,巡诊可以一个周两到三次。2.5公里之内就医圈,我们要求两千到四千人需要设个卫生室。实际上,这不光是我们烟台市,全国来讲,农村乡医招不上来、留不住,乡医收入很低,一个月也就2000左右块钱,所以上半天班,可能那半天要干农活。

  【主持人】包主任,我市早在2016年就提出,到2017年底,力争所有村卫生室达到建设标准,同时各县市区乡村医生数量均要达到配置标准要求,请问现在这项工作完成了吗?阻力在哪?

  【包信勇】我们现在达不到,我们定个目标,今年年底以前,这230个村全部建好。我们在规划上有滞后,我们也没有发挥好我们的牵头作用,原因多方面的,主要原因在我们。

  【主持人】我们还根据群众投诉较为集中的问题,总结了一份清单,来看大屏幕。

  【包信勇】刚才问政,曝光了我们几个方面的问题,我们回去以后举一反三,认真查找梳理,只要我们把我们的服务对象当做我们的父母,兄弟解决,这些问题都能得到很好的解决,群众满意度会大大提高,也请大家监督!

  【主持人】谢谢包主任的真诚生动的总结,今天来到我们问政现场的是烟台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这是一个与我们健康最息息相关的一个部门,这个部门中有仁心救人、不惧险恶的医者、有每天为公共卫生安全付出辛劳和汗水的员工、有城市中各项设备设施科研水平都很高的大医院、也有在偏僻山村中守卫村民健康的小卫生所等等,他们构成了我们这座城市的卫生健康系统,他们是我们的生命健康所托付之处,我们要向从业者致敬,感谢他们的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和大爱无疆,也正因为他们之于我们如此的重要,我们要向管理机构提出我们的期待和诉求,请你们在做每一项工作的时候都有着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在手术台上时的那般专注、严谨、精湛、不畏艰难、不计个人付出,出色的完成各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期待烟台卫健委在今后的工作中为烟台的全民健康做出更多更行之有效的工作。

  【主持人】本期节目中所反映的各种问题整改追踪情况,我们将从明晚开始在聚焦烟台中陆续播出。

  【主持人】直面群众关切、正视存在问题、压实主体责任、从快从严整改,让有锐度的群众监督变成有温度的民生改善,本期的问政烟台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的收看,问政、问能、问担当,下期问政烟台节目时间我们再见!

来源:烟台时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