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胶东头条

防疫前线的“守门人”

2020年02月11日 19:08

  

  烟台时刻2月11日讯(融媒体记者  门曰航  王刚  通讯员  于天洋)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是当前烟台市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在全市47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卡口,有一群由卫健、公安、交通以及各级政府部门组成的24小时联防组,对每个过往车辆和人员测温、查验、登记,他们是这个城市的“守夜人”。

  虽然过了立春,可以烟台的气温却来到了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这两天更是飘起了难得一见的雪花。时间近午夜,防疫医生王清穿着简易的防护服,戴着薄如纸的防护手套,在她负责的卡口——沈海高速福山收费站坚守了6个小时后,开始双手抱着身子,不停地跺着脚。

  “冻手的话我们自己暖一暖。”

  “用暖宝宝吗”

  “这不是给我们取暖的,这是暖体温枪的。”

  “这不是给你们取暖的?”

  “对,不是给我们的,因为现在温度太低了,都零下,这个体温枪温度太低了它不好用。”

  气温来到零下。除了衣服,仅有的取暖设施只能用来给娇气的体温枪取暖。在冰天雪地里站了6个小时,王清只能利用收费岗亭挡一下西北风,听到车的声音,再探出头来。“我们穿着这身衣服,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寒冷、饥饿、疲劳没有让王清感到委屈,因为她穿着这身衣服,她觉得自己有责任站好这班岗。可说起家里,她却委屈了:“想孩子了,想孩子了。”

  疫情紧急,王清和她的同事们吃住都在单位,她把三岁孩子放在了老人家里,从春节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孩子的面儿。一辆机场大巴过来了,王清赶紧收拾起眼泪,上车给乘客测温。从外面过来的车辆和人员都是联防组查验的重点,因此这辆机场大巴自然成了重点查验的对象。

  “您从哪里来?测一下体温。”

  “师傅开得空调吗?”

  “开到前面重新测吧。”

  “你在车上吧,我开过去。”

  由于测温结果异常,大巴开到了制定场地,所有乘客下车后重新测温。联防组的交通部门负责给乘客进行登记,从哪来,到哪去,联系方式等等。冷却之后,所有乘客的体温都正常了,时间也来到了半夜12点多,她即将完成今天这班岗。虽然做了多年的传染病防治工作,但疫情凶猛,每天面对着未知的恐惧,她还是很忐忑。“害怕过,真的害怕过。但是就像我说的我们穿着这身白大褂,我们不上,那么谁上?我们还学了这个,你让普普通通的老姓,然后他们不知道怎么防护,让他们来做这个工作吗?我们的国家怎么办?看看那面,全是灯。”

  在王清站岗处不远的停车场,她的丈夫来接她回家,已经等候多时了。哪怕远远地望着妻子,他也心安。“我其实我是一直想守在这,但是她很坚决地说不让我在这,虽然我也不能到最前线去帮忙。也算是一种坚守吧,一份责任。”

  你在一线守护着万家灯火,我在后方守护着你。小家安,国家安。像王清一样,守护在烟台市47个高速公路卡口,21个普通国省道和19个县乡道交接口全部派驻了联防组。千百个来自卫健、交通、公安和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24小时坚守在疫情一线。

  一辆运送蔬菜、大米等物资的卡车从东北坐船漂洋过海来到了烟台,又从烟台装满了水果,运回东北,在经过福山收费站时被联防组拦了下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经过哪些地方,联防组都要做登记。福山交警王润稼值的时候后半夜的班,协助其他部门防控。虽然平时也是24小时待命,但后半夜的寒冷,还是让他有点难受。“脚底板特别凉,干这个工作应该的,这个时候警察就应该冲到最前面,毕竟咱也是穿着警服,头顶着国徽。”

  疫情严峻,各个路口都有来自卫健系统的工作人员在值守。他们既要保证正常的医院诊疗活动,又要奋战在阻击疫情的第一线。在荣乌高速莱山收费站,莱山区第二人民医院连财务人员都已经站在了第一线。“国家培养了我们,我们一定得在关键时候冲上去!”

  冲上去的,不仅是医务人员,还有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深夜的雪落无声,却早已白了他们的头,冻僵了他们的手。

  前几天,市委副书记、市长陈飞专门来到荣乌高速莱山收费站、轸格庄收费站等卡口,看望慰问一线执勤人员。“所有的检查站都上两台微波炉,让大家饭凉了能马上热一热吃,大桶水,饮水机,包括姜汤,给同志们送姜汤,不容易大家伙在这,我在家待不住,大家伙都受着冻呢,别的不说,辛苦归辛苦,保障这事我们千万得(跟上)!”

  几天后,记者轸格庄收费站看到,微波炉、热水、热饭都已经成了一线执勤人员的标配。“后勤保障非常不错,我们区政府食堂给我们送饭,一天三顿给我们送,晚上给我们也送的热餐,后勤保障非常好,微波炉热水器都有。”

  除了路口执勤,每天的车辆和人员登记情况都要进行汇总,工作人员整理好后第二天上报当地的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本市的车,外地人外省人咱们全部登记记录在这边,这些都是今天的,今天就这么多,全部是咱统计的。”

  雪还在下,马上就到了一天当中气温最低的时候。在各个卡口,各级各部门的执勤人员还在将目光投向路的远方,像在期待什么,而又不希望它出现。

  有的人把白大褂穿进了心中,有的人把国徽顶在了头顶,有的人把信念装进火热的胸膛。在这个同舟共济的非常时期,他们是这个城市的守门人,也是这个城市的钢铁长城。

来源:烟台时刻
Top